徐翔出狱,妻子应莹为什么不去接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徐翔今天出狱了。

但是妻子应莹对所有媒体都说,不会去接他。

这是什么仇什么怨?

有网友感叹最是无情女儿家,也有网友认为这仍是技术性离婚的延续处理:

六年前,徐翔出事后,宁波当地媒体调动了很多资源调查近一周,仍未查清徐翔的真实身份。

当时,北青报记者甚至根据户籍信息,找到徐翔当年在孔雀小区给父母买的房,敲门良久,依然没采访到其父母。

没曾想,继徐翔的妻子应莹不断接受采访要离婚后,就在徐翔即将出狱的今年2月,徐翔父母突然出面接受了一个专访。

表达的核心信息也非常有意思:

我们名下的资产都是我们夫妻的。不能因为我们就徐翔一个儿子,徐翔和我们夫妻的钱都没有分开,那我们名下的钱就算是他的钱了。

狗血的是,今天徐翔回家将要面对的局面是,他名下能被解封的资产刨去罚金之外,很可能没有一分落在自己手上。

原因就在于对这一笔以百亿作为计算单位的家产争夺战中,徐翔的父母和妻子都纷纷表达了对剩余家产的所有权。而根据双方不同的表达,徐翔剩余的家产要么被妻子以离婚做共同财产切割,要么干脆就在父母名下被父母认定为是整个家庭的所有财产。

这意味着徐翔一分钱都落不到,只能做个闲人。

1.

/ 徐翔到底有多少钱/

现在看,作为“股神”的徐翔白手起家,挣下了百亿资产。但他并没有想到,正是这笔巨款彻底埋下了家庭解体的祸根。

而徐翔的发家,实际上是跟中国证券市场的发展密不可分。

1996年12月26日起,中国股市开始设定每日不超过10%的涨跌停板,以限制股市的剧烈波动,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当时市场上开始出现形式多样的涨停板玩法。

宁波敢死队就是其中最顶尖的玩家,当某一只股票出现特大利好并即将触及10%的涨停板时,敢死队的操盘手会下一个大买单,将卖单全部封住一直到停盘,形成抢单的局面,吸引众多散户入场,第二天趁股票被散户抢购股价继续推升时悄悄卖出,迅速盈利,然后再寻找下一个猎物以同样方式进场。

2002年解放南路营业部的交易量为90多亿,一家营业部就占了整个宁波股票基金交易量的7.8%,经过媒体报道,当时宁波敢死队几乎成为全体股民的偶像,以至于市场上出现 “炒股不跟解放南,便是神仙也枉然” 的说法。

当年位于该营业部4楼贵宾室有三大高手,营业部绝大部分成交量都来自他们,而其中的1号人物就是徐翔。

到了2004年,徐翔的资金量已经达到了数亿,于是他和朋友悄然赶到上海,江苏路营业部从此成为其主战场。

在2007-2008年的A股大牛市中,徐翔成功把资金量滚到了百亿左右。然而,2008年1月,徐翔死党周建明因涉嫌虚假申报操纵股票被证监会查处,这迫使徐翔需要尽快浮出水面,在合规上迈出大胆的一步。2009年,徐翔决定成立泽熙私募基金。

然后徐翔的股神传奇就此拉开大幕。

2010年三月泽熙发行了第一期基金-泽熙瑞金1号,规模10亿,成立三个月该基金就拿到了25.47%的收益率,市场人士均啧啧称奇。

▲图片来自新浪财经

而自从徐翔2009年转变成阳光私募后,他的投资风格有了明显的转变,从之前的纯技术地追涨停板,变成更多通过和公司管理层合谋来赚钱。

这也是后来徐翔出事被判刑的主要原因——操纵股市。

徐翔的玩法很简单,上市公司的高管找过来双方私下商定,徐翔一般收3%左右的管理费,并确认一个对方股票减持的最低价格。然后,徐翔操纵自己的基金,开始疯狂买入这支股票,对方管理团队也配合放出大小不等的利好消息抬升股价,最终在股价高点的时候双方震荡出货减持,从中牟利。

比如对股票减持的安排,徐翔在短短8个月内获利1.5亿。而这样的在5年间,进行了十几次,这还是在判决书上确认的。

这也是徐翔要被没收90多亿非法所得的原因。

▲图片来自新浪财经

而根据简单的财务估算,在2015年徐翔被捕之前其家庭所持有的房产股票,资金叠加在一起,应该在200亿到250亿之间。而在20年前徐翔辍学闯入资本市场的时候,他所凭借的只有家里给他借出来的3万元本金。

如果没有违反法律,这本来是一个传奇般的资本市场发家故事。

但,2015年徐翔案发,约210亿家庭财产被司查封、扣押和冻结。2017年1月22日,徐翔被判决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没收违法所得逾90亿,罚金110亿元。

但谁都没想到的是,判决书出来了,财产的分割三年来依然没有完成。

2.

/ 徐妻要离婚/

原本所有利益相关方,尤其是徐翔的妻子和父母都认为法院判决之后,财产会进行一轮分割,属于共同财产和家族财产的部分会被清楚地切分出来,以便于确认徐翔应该负责任的资产空间。

但很可惜的是,当时为了最大限度保全徐翔名下资产的完整性,公安机关查扣了徐翔来往所有的资产。

这里边不光包括徐翔本人的资金,还包括公司账面的资金所持有的股票、证券、房产等等,同时与徐翔往来密切的资金账户以及家人的资产账户,通通都被冻结。

本来应莹以为法院判决之后,已经被查封的210亿资产中,扣除所没收的非法所得90亿,还有近120亿的资产,需要法院解封后分割来确认自己跟徐翔共同财产的范围。

为了实现这样的财产分割,2019年的七夕节那天应莹正式向青岛法院递交了与徐翔的离婚起诉书,希望通过离婚的起诉来划分夫妻共有的财产。

就在同一天,应莹用一个《苍天在上 我要离婚》的微博将徐翔资产甄别事件推向公众视野,也第一次向外界披露了一个真实的徐翔。

该案件在2019年8月份青岛监狱内开庭,徐翔本人在法庭上表示同意离婚。然而至今,徐翔离婚案宣判两次延期,尚未有最终结果。

财产分割就是一大难点。

根据应莹的代理律师、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斯伟江对《财经》记者表示的内容可以看出,“在有待分割的120亿财产里,大部分为金融资产。这些财产包括股票、现金、房屋、车辆、私人物品等,初步统计,大头是股票和股权价值约62亿多,现金约55亿多。”

在徐翔入狱时,徐翔家族持有6家上市公司,分别为大恒科技(600288)、宁波中百(600857)、文峰股份(601010)、(600096)、华丽家族(600503)、长航油运(现招商南油)。其中华丽家族由泽熙投资旗下投资企业持有外,其他股份分别由徐翔的妻子、父母和徐翔朋友等代持。

因此,应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初步测算离婚后应该归属其个人的有几十亿家庭合法资产。最新的消息显示,2020年12月24日应莹在上海与青岛中院法官见面,并在事后发布了一个微博。应莹称其与青岛中院法官面谈时,对方并未提及相关公司股权解冻和冻结事宜。

▲图片来自应莹微博

其实也好理解,当前徐翔资产甄别的困难很多。

一方面是扣除没收违法所得之后,其他的资产本身应该属于徐翔和他的家庭所有。但徐翔还有110亿的罚金,到底应该由家庭和夫妻共同财产来承担,还是应该扣除应莹、应莹家人以及徐翔父母的合法财产部分,余下徐翔个人合法财产部分来承担这110亿罚金,这是应莹离婚案最令人关注的焦点,也是分歧的焦点。

另一方面,因为徐翔的很多股票都属于代持,部分属于徐翔父母代持的还好核查,但属于徐翔朋友和其他人名称代持的账户以及持有的股票,需要的审核以及检查的时间比较长。

两者相加就使得目前徐翔的财产分割依然变成了一锅乱粥。

3.

/ 两种分割,相差多少钱/

就在这节骨眼上,徐翔的父母站出来了。他们认为徐翔现在所持有的、在法庭执行后能被剩余下来的家产,应该都属于他们两人所有。

在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的时候,徐翔的父亲表示,徐翔起家炒股的3万元现金是徐翔母亲从家里的账户上取出给他的,徐翔一开始炒股票的账户也挂在母亲名下。

“后面陆陆续续的,徐翔的妈妈也借了点亲戚朋友的钱,都是付利息的,借来的钱给徐翔炒股的,这些都是有账可查的。所以我到现在都说徐翔起家的本钱是我们家里的钱,这些亲戚朋友都是知道的。”

关键在徐翔父母看来,本金是由他们出的,后面徐翔挣出来的所有钱都应该算在他们名下。

《中国经营报》:我们看到徐翔的涉案股权和现金资产大部分都是在你们夫妻名下,这些资产是属于你们夫妻的还是徐翔的?

徐柏良:我认为这些钱是我们夫妻的,钱是徐翔赚来的,那肯定是没问题的,这本钱是我们夫妻出的,这也是不可改变的事实。我们给徐翔出了本金,后来还借款给徐翔炒股,我们也是承担风险的,徐翔是用我们的这笔钱,才赚到后来的钱,那资产在我们名下,我觉得是理所当然的。

这个态度跟应莹想通过离婚进行财产分割的想法,出入颇大。

目前徐翔持股的上市公司股权主要有宁波中百、大恒科技、华丽家族以及文峰股份这4家。除此之外,还持有、等零散股权。

其中徐翔家族对宁波中百、大恒科技拥有控制权,上述股权全部被冻结。有意思的是,这些股票几乎全部都放在了徐翔父母的名下。

其中,宁波中百股票的持有主体是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股占总股本15.78%;徐翔的母亲郑素贞的姐妹郑素娥持股,占总股本3.57%。郑素娥为2018年宁波中百被太平鸟老板要约收购时进入。

另外,大恒科技股票的持有主体是徐翔的母亲郑素贞,持有总股本29.75%。华丽家族股票的持有主体是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持股比例是5.61%。文峰股份股票的持有主体是徐翔的母亲郑素贞,持股比例是14.89%。

上述四家上市公司股权的市值,今年2月份的时候,合计还有31亿元左右。而持有宁波中百股份的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由徐翔父亲徐柏良和母亲郑素贞持股,分别是持有99%和1%。

也就是说,上述四家上市公司,无论是直接持有人,还是穿透持有人,其受益人主要都是徐翔的父母。对此,应莹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我公婆还是坚持这些公司股权是他们俩的。但最终还是要看法院怎样认定。”

而如果法院对于股权的认定依照现在的登记状态执行,那么应莹能分到的离婚财产很可能就只有房产和现金这一部分。

这样的话,相对于徐翔百亿的未分割资产,她能拿到的财产就会少得可怜。

按2015年的市值计算,在徐翔父母手中的股权价值大概在70-75亿左右,徐翔120亿待分割资产除去股权部分,则剩余45亿左右的现金和房产等财产。

如果法庭接受应莹的申请,那么不算股权她应该可以获得20-25亿的财产分割。

当然,法庭还要考虑其中是否有可以直接抵偿罚金或者跟徐翔违法事实有关的资产,需要扣除来直接抵扣罚金。这样算下来,应莹能分到的份额更低。

而这几家上市公司的股权则并不涉及徐翔的违法犯罪事实,基本上都是投资获取,哪怕按现在的股价计算,这四家也有差不多50亿的股票资产。

应莹如果能分到其中两家,再加上其他资产的分配,有可能拿到超过35亿的财产分割。而且还有两家能下金蛋的上市公司。

毕竟,这两家上市公司虽然遇到很多困难,但现金流正常,而且哪怕微利也依然在保持良好的运营,基础并没有动摇。

因此,应莹在后面发的微博中,表达了自己的态度,重申了她要接手宁波中百和大恒科技两家上市公司实控权的想法。“我和徐翔共同所有的家庭合法资产部分估计要进行分割,从我个人来说,分割给我现金或股权都可以,但是从现实角度来说,我觉得拿到两个公司的控股权更加合适。”

而在几次跟青岛法院法官沟通中,应莹一直在重申其对两家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态度:“我希望分割家庭资产时候,优先考虑分给我宁波中百和大恒科技的实控权,有利于两家上市公司的业务发展和对众多中小投资人负责。”

虽然徐翔的父母在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的时候,不停地表示自己理解儿媳做的相关决定,“应莹有她的想法,我们夫妻也有我们的主张,我觉得不矛盾”,但也认为一切要以法院的判决为最终依据,“我觉得既然法院这样说了,那么就要依法去办”。

这个态度显得异常微妙。

据相关媒体透露,实际上对于徐翔所持有的财产,其父母争取财产合法权益的意图“坚决而强烈”,甚至到了不惜撕破脸的地步。

这或许让应莹感受到压力山大。

应莹只是不停地对媒体表示,如果能获得徐翔旗下两个上市公司的股权,自己可能为这两家公司的正常运行与发展提供更好的帮助。

“从上市公司稳定和发展层面来考虑,(大股东)股权一直冻结着,实控人缺位,对公司的长远发展是非常不利的,对两家公司的中小投资者也是不负责任的。”

她甚至在股权分割还没有落地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向两家公司的管理层示好:

“两家公司底子不错,目前管理层遇到很多困难,比如宁波中百的担保事件,需要人去解决。股权解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我可以做股权激励。”

当前来看这件事解决还需要时间。

而最新的消息显示,2020年12月24日晚间,大恒科技和文峰股份同时发布公告,两家公司都收到了中证登《股权司法冻结及司法划转通知》,“私募一哥”徐翔的母亲郑素贞所持有的两家公司全部股权都遭遇轮候冻结。

这个突发事件,又为徐翔离婚股权财产分配案,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面纱。

直到今天,徐翔出狱了。

钱怎样解决、江湖还有没有他的位置,不得而知。但家应该是散定了,毕竟妻子很决绝:

他出来以后,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无法解决的,还是得走(离婚)这一步。